<th id="qedrv"></th>
<button id="qedrv"></button><li id="qedrv"></li>

<dd id="qedrv"><track id="qedrv"></track></dd>
<progress id="qedrv"><track id="qedrv"><video id="qedrv"></video></track></progress>

  • <th id="qedrv"><big id="qedrv"></big></th>

    學術咨詢服務正當時學報期刊咨詢網是專業的學術咨詢服務平臺!

    熱點關注: 論文檢索頁是什么意思 如何證明自己發表的論文見刊了 可以快速見刊的普刊有哪些?
    當前位置: 學報期刊咨詢網學報論文范文》中拉“一帶一路”合作:挑戰與深化路徑

    中拉“一帶一路”合作:挑戰與深化路徑

    發布時間:2022-09-20 17:50所屬平臺:學報論文發表咨詢網瀏覽:

    〔提要〕近年來,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吸引了大批拉美國家加入,成為中拉合作的新平臺、新抓手,中拉合作不斷提質升級。當前,拉美地區正處于政治左右拉鋸、經濟復蘇艱難、社會形勢惡化的特殊困難期,美國借機加大對拉美控制,中拉一帶一路合作面臨新挑戰

      〔提要〕近年來,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吸引了大批拉美國家加入,成為中拉合作的“新平臺、新抓手”,中拉合作不斷提質升級‍‌‍‍‌‍‌‍‍‍‌‍‍‌‍‍‍‌‍‍‌‍‍‍‌‍‍‍‍‌‍‌‍‌‍‌‍‍‌‍‍‍‍‍‍‍‍‍‌‍‍‌‍‍‌‍‌‍‌‍。當前,拉美地區正處于政治左右拉鋸、經濟復蘇艱難、社會形勢惡化的特殊困難期,美國借機加大對拉美控制,中拉“一帶一路”合作面臨新挑戰‍‌‍‍‌‍‌‍‍‍‌‍‍‌‍‍‍‌‍‍‌‍‍‍‌‍‍‍‍‌‍‌‍‌‍‌‍‍‌‍‍‍‍‍‍‍‍‍‌‍‍‌‍‍‌‍‌‍‌‍。在此背景下,中拉應堅定以共建“一帶一路”為引領,扎實推進“全產業合作”“多維度合作”“高質量合作”,努力構建經濟大融合、發展大聯動、成果大共享的互利共贏關系‍‌‍‍‌‍‌‍‍‍‌‍‍‌‍‍‍‌‍‍‌‍‍‍‌‍‍‍‍‌‍‌‍‌‍‌‍‍‌‍‍‍‍‍‍‍‍‍‌‍‍‌‍‍‌‍‌‍‌‍。

      〔關鍵詞〕中拉合作、“一帶一路”、中拉關系

    一帶一路經濟

      當今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國際局勢動蕩復雜,大國競爭日益激烈。拉美作為最大的發展中地區之一,是中國拓展南南合作的重要伙伴。近年來,中拉合作不斷深入發展,取得重要階段性成果。中拉關系已發展成為平等、互利、創新、開放、惠民的新型合作關系,拉美成為了中國外交的重要方向。在新形勢下,中拉有必要以共建“一帶一路”為引領,帶動合作優化升級、創新發展。中國既要看到在拉美拓展“一帶一路”合作的潛力,也要清醒認識各種困難和挑戰,擴大戰略對接與政策創新,扎實推動“五通”工程在拉美落地。

      一、中拉“一帶一路”合作進展

      2017年以來,拉美地區逐漸成為“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參與者、受益方。中國與拉美國家在政策溝通、貿易暢通、設施聯通、資金融通和民心相通領域的合作日益加強,推動中拉關系朝著優化升級、創新發展的目標邁進。

      (一)政策溝通持續加強

      中國視拉美為多極化世界中的重要力量以及中國外交的重要基礎之一,始終從戰略高度和長遠角度規劃并發展與拉美國家關系。2012年以來,拉美在中國外交中的地位不斷上升,習近平主席親自設計擘畫中拉關系發展藍圖,上任以來五次訪問拉美,足跡覆蓋該地區11個國家,與拉美國家領導人政治互信不斷深化,共同確立了中拉全面合作伙伴關系的新定位。

      在此基礎上,中拉在“一帶一路”框架下的政策溝通不斷加強。目前,中國已經與多個拉美國家在“一帶一路”合作上達成共識,19個拉美國家[1]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合作諒解備忘錄。其中,蘇里南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建設合作規劃。巴西、阿根廷等國也正在加快與中國的發展戰略對接。2019年10月,巴西總統博索納羅訪華期間,兩國發表《聯合聲明》,稱“中國的發展政策和‘一帶一路’等國際倡議與巴西的發展政策和‘投資伙伴計劃’等投資規劃可能實現對接”。[2]

      (二)貿易合作提質升級

      2014年,習近平主席訪問拉美期間提出構建“1+3+6”務實合作框架的倡議,[1]2015年,李克強總理訪問拉美時進一步提出中拉產能合作“3×3”模式。[2]隨著中拉經貿合作機制不斷推進和完善,雙方經貿合作步入提質增效轉型期,貿易暢通取得明顯進展。

      雙邊貿易“質”與“量”同步增長。2018年,中拉貿易額達3074億美元,超過2014年歷史峰值,較2017年同比增長18.9%。其中,中國對拉美地區出口1487.9億美元,同比增長13.7%;自拉美地區進口1586.1億美元,同比增長24.1%。[3]2019年前11個月,中拉貿易額達2868.3億美元,同比增長1.8%,其中中國出口1364.8億美元,同比增長0.2%;進口1503.5億美元,同比增長3.4%,[4]中國成為拉美地區第二大貿易伙伴(僅次于美國)。

      同時,中拉貿易結構不斷優化,拉美對華出口產品種類日益多樣化,高附加值產品出口不斷增加,從原油、礦石、糧食等初級原材料為主向包含冷凍肉類、水果、花卉、煙酒及其他精加工食品等高附加值產品在內的多樣化方向轉變。

      中國對拉美的投資由倚重能源資源轉向促進多元化生產的國際產能合作。2017年,中國對拉美地區投資達140.8億美元,占對外直接投資流量的8.9%。截至2017年底,中國對拉美地區直接投資存量為3868.9億美元。[5]截至2019年11月,中國對拉美地區直接投資存量超過4100億美元。[1]拉美成為中國海外投資第二大目的地(僅次于亞洲)。中國對拉美地區的投資領域也拓展到智能制造、電力、通訊等新興領域。同時,拉美在中國的累計實際投資超過2200億美元,累計設立外商投資企業33188家。[2]

      (三)設施聯通不斷推進

      近年來,中國不斷加快與拉美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合作,在交通、能源、信息化建設等領域取得較大進展。在交通基礎設施方面,中資企業加大對拉美國家的港口、橋梁、鐵路、公路建設投資,包括巴拿馬瑪格麗特島港口、巴拿馬運河第四大橋、阿根廷貝爾格拉諾鐵路改造等重要項目。在能源基礎設施方面,中資企業投資力度進一步加大,在厄瓜多爾參與了多個水電站建設,為厄瓜多爾解決能源短缺問題發揮了重要作用;在巴西參與了圣保羅朱比亞和伊利亞水電站升級改造、美麗山水電站特高壓輸電二期項目、圣諾倫索供水項目等建設。在信息暢通方面,華為在5G領域的技術領先優勢為中國與拉美電信運營商之間的合作創造了新機遇,巴西、墨西哥等國紛紛歡迎華為共建5G網絡。

      (四)金融合作網絡初步形成

      在“一帶一路”倡議推動下,中拉金融合作領域不斷拓寬、方式不斷創新。人民幣跨境貿易和投資使用加速拓展,截至2018年,中國已分別與巴西、阿根廷、蘇里南、智利簽署了本幣互換協議,在阿根廷和智利設立了人民幣清算行,巴西等拉美七個國家加入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2019年4月,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牽頭成立了中拉開發性金融合作機制,成為中國與拉美地區之間首個多邊金融合作機制。[3]

      (五)民心相通進一步加強

      近年來,中國與拉美國家在媒體、智庫、教育、旅游等各領域各層級的交流全面鋪開。迄今,中國已在拉美地區開設了44所孔子學院和12家孔子學堂,拉美的“漢語熱”持續上升;[1]拉美來華留學、交流和考察人員數量逐年增加;大量中文作品被翻譯成西班牙語或葡萄牙語在拉美發行;《中國日報》《今日中國》等報刊雜志及中國國際電視臺衛星節目在拉美“落地”;目前,已有24個拉美國家成為中國公民出境旅游目的地國,拉美多國對華有條件免簽,甚至實行五年多次入境簽證;中拉之間開辟了多條直航航線,極大地便利了民眾往來。近年來,中國赴拉美國家旅游的人數持續增加,2017年達到近130萬人次。[2]

      二、中拉推進“一帶一路”合作的動因

      “一帶一路”倡議憑借其開放包容的合作理念與創新務實的制度設計,不斷引領中拉關系深入發展。推進“一帶一路”合作,符合中拉雙方發展需要,也是推進中拉關系深入發展的新抓手、新動力。

      (一)助力中國經濟轉型升級

      在中美經貿摩擦加劇和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增大背景下,推進“一帶一路”合作將為中方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化改革開放、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提供有力外部支撐。“一帶一路”合作可推動中拉政策對接、互學互鑒,中國可借鑒拉美國家污染防治經驗和金融“風控”教訓等,更好地打贏三大攻堅戰;可進一步密切雙邊經貿關系,有助于中國優化國際市場布局、實現外貿“穩規模、提質量、轉動力”;可通過雙方產能合作助力中國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為企業創造更多外部機遇;可利用雙方農業合作機遇,豐富中國農產品進口來源,保障糧食安全和經濟安全;可通過秉持創新、綠色、廉潔、可持續的合作理念,推動電子商務、跨境物流、金融等領域合作,加速經濟轉型升級。

      (二)助力拉美國家走出發展困局

      “一帶一路”倡議有望促進拉美國家與中國及其他沿線國家貿易對接,進一步拓展拉美國家對外貿易;有望通過產能合作推進拉美國家互聯互通建設,通過產業鏈對接升級實現創新發展;有望助力拉美國家吸引投資,加快經濟改革,盡早實現經濟復蘇騰飛。據美洲開發銀行統計,未來二十年,拉美需在交通和能源領域投資2萬億美元。同時,“一帶一路”建立的多層級全領域合作平臺為拉美國家多邊合作打開了新窗口。“一帶一路”通過地區基礎設施建設打破阻礙拉美一體化的地理藩籬,加強商品、資本、服務和勞動力的自由流動水平;其發展導向型區域合作理念為拉美國家摒棄政治分歧、共謀發展提供了全新支持,可促進拉美國家的向心力和凝聚力,使拉美一體化重新加速‍‌‍‍‌‍‌‍‍‍‌‍‍‌‍‍‍‌‍‍‌‍‍‍‌‍‍‍‍‌‍‌‍‌‍‌‍‍‌‍‍‍‍‍‍‍‍‍‌‍‍‌‍‍‌‍‌‍‌‍。

      (三)破除中拉合作階段性難題

      中拉經貿合作的“質”“量”均有所提升,但轉型升級速度和深度仍有待提高。首先,拓展中拉貿易空間。2018年,中國對外貨物貿易額達4.62萬億美元,同比增長12.6%,創歷史新高。其中,中拉貿易額為3074億美元,僅占6.7%,且中拉貿易結構仍不夠合理。據統計,拉美國家對華出口產品中72%為大豆、鐵礦石、石油等大宗商品,自華進口產品中91%為制成品。同時,中國對拉美投資有待多元化。目前,中國對拉直接投資領域技術層次仍然較低,大多集中于資源礦產領域和勞動密集型產業,對計算機、軟件等高新技術產業投資較少。從長遠看,全面提升中拉合作水平,需要雙方通過全方位互聯互通形成制度性融合與深層互動。

      隨著中拉“一帶一路”合作走深走實,合作中的各項短板有望補齊。沿著“政策溝通”目標,中拉合作正轉向更加具體的政策協調,合作進一步落實;通過打造“廉潔絲路”,有助于規避“腐敗陷阱”;遵循“設施聯通”規劃,打造“綠色絲路”,探索負責任、低風險、高質量、可持續的基建合作方案,可打造一批促進當地經濟發展、保護當地自然生態、使拉美民眾受益的樣板工程,破除外界對中國在拉美投資的不實指責;通過加強“貿易暢通”,可破除貿易壁壘,加快中拉貿易便利化,讓拉美更多高附加值產品進入中國市場;加快“資金融通”,可為中拉合作提供多元化、可持續的融資支持;推動“民心相通”,通過人文交流與文明互鑒,可為中拉開展更多戰略性、基礎性、長期性合作奠定堅實的民意基礎。

      (四)應對世界復雜局勢變化

      隨著美西方發達國家經濟社會結構性矛盾凸顯,貿易保護主義、民粹主義和反全球化思潮沉渣泛起。“一帶一路”倡議構建“開放、包容、聯動、可持續”的世界經濟,有力反擊了保護主義、孤立主義和“逆全球化”思潮,對維護開放包容、可持續發展的國際經濟秩序具有重大意義;通過促進包容性和高質量經濟增長來改善民生,有力阻遏了民粹主義迷思向拉美等發展中國家蔓延。“一帶一路”倡議可推動拉美與歐亞大陸互聯互通建設,加強中拉各領域合作,有利于拉美國家促進貿易伙伴多元化、投資來源多元化、融資渠道多邊化,發展更加獨立自主的美拉關系,讓中拉在開展國際合作時有更多底牌、底氣應對外部的干擾和沖擊。

      此外,盡管美國對中拉合作進行公開干擾,但美國與拉美之間的基本矛盾未變,這一矛盾客觀上促使拉美國家更加看重“一帶一路”合作。美國一貫以霸權主義手法處理與拉美國家關系,特朗普上臺后重拾“門羅主義”,加大對拉美國家干涉。盡管部分拉美右翼國家與美國的關系有所鞏固甚至強化,但美國對拉美政策的“利己性”決定了雙方關系的不平等性依然存在,部分拉美國家對美國的不滿有所上升。加之拉美并非美國的外交重心,且美國在經貿問題上不會放棄貿易保護主義,美拉關系短期內不會有實質性改善。

      中國繼續推進與拉美共建“一帶一路”在拉美將得到越來越多的響應。聯合國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經濟委員會執行秘書阿莉西亞·巴爾塞納稱,“一帶一路”是具有遠見的國際合作倡議,已成為拉中提升互聯互通能力的合作范本。[1]2019年12月,薩爾瓦多總統布克爾訪華,兩國共同發表《聯合聲明》,薩方表示愿積極參與共建“一帶一路”。[1]墨西哥駐華大使何塞·路易斯·貝爾納爾稱,歷史上墨西哥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關鍵節點和中轉地,未來將在共建“一帶一路”上發揮舉足輕重的作用。[2]

      三、中拉“一帶一路”合作面臨的挑戰

      近年來,拉美地區發展的內外環境趨緊,在中美戰略博弈加劇背景下,中國拓展與拉美的“一帶一路”合作也面臨諸多挑戰。

      (一)中方相關工作有待完善

      拉美與中國地理相距遙遠,文化差異較大,話語體系和思維方式亦存在較大區別,相互理解和認知不足。一些拉美國家對“一帶一路”倡議認識不全面,甚至存在誤解。有些拉美國家認為該倡議的定義、內涵和外延并不明晰,對何種項目屬于“一帶一路”范疇、簽署“一帶一路”合作備忘錄能否帶來實際利益等抱有困惑,不清楚該倡議與其他中國對拉美政策宣示有何內在關系。巴西智庫“巴西國際關系研究中心”曾提出類似疑慮,主張對“一帶一路”倡議有所保留。[3]

      一些拉美國家注重倡議帶來的短期利益,對其長遠意義認識不足。此外,“中國威脅論”“殖民掠奪論”“債務陷阱論”等在拉美仍有市場,“破壞環境”“侵犯人權”等言論不時見諸報端,并被部分媒體、非政府組織炒作,厄瓜多爾等國曾發生針對中資企業的抗議游行。如何化解上述認知隔閡,講好“一帶一路”的“中國故事”,是中方面臨的一大挑戰。

      此外,中方對拉美國情、制度認知不足。從國內層面看,中方政府、企業、智庫三方聯動機制尚待加強。“一帶一路”倡議堅持政府引導、企業主體、市場運作,但中資企業普遍對拉美國情認識不足,國內智庫對企業的海外運營情況缺乏了解,難以精準薦策,三方缺乏交流,對推進“一帶一路”形成制約。從中拉對接層面看,“軟聯通”是短板。拉美國家稅收、勞工、環保制度繁復,法律規范與中國標準差異很大,中方缺乏了解拉美國家相關制度的專業人才,導致不少中資企業“水土不服”,雙方對接面臨困難。此外,次區域合作機制相對匱乏。目前,中拉合作頂層設計主要集中在地區層面,而“一帶一路”合作機制建設主要停留在雙邊層面,缺少與地區組織的對接。

      (二)拉美多重風險交織

      拉美國家政治風險較高。部分拉美國家政局不穩定影響對外合作。近年來,拉美國家政局不穩,加之經濟低迷、腐敗嚴重,民眾不滿情緒滋長。近期,拉美多國出現局勢動蕩,其中秘魯國會反對派與總統矛盾加劇,智利和厄瓜多爾社會矛盾集中爆發,反政府示威游行不斷,“一帶一路”推進處于較為復雜的政治環境,在拉美地區的中資企業經營面臨挑戰。此外,多數拉美國家大選后政權更迭,部分新上臺的政府大幅調整內外政策,對華政策出現搖擺。盡管這些國家并未脫離與華合作主航道,但其凸顯的兩面性對中拉合作形成不小困擾。

      拉美國家的經濟風險依然存在。聯合國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經濟委員會認為,全球經濟下行、中美貿易戰等因素將持續影響拉美出口和吸引外資,加之拉美多國產業結構單一,經濟依賴外部推動,內生動力不足,預計2019年該地區經濟增長率僅為0.1%,低于2018年的0.9%。拉美經濟增長將繼續低于全球及新興經濟體平均水平。[1]

      巴西、墨西哥、阿根廷等國將繼續受低增長或衰退困擾,配套資金難以跟進,或導致中拉合作項目擱淺。經濟衰退導致拉美各國中央財政狀況顯著惡化,外債壓力陡增。阿根廷遭遇金融危機,欠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巨額款項。委內瑞拉等左翼國家經濟形勢堪憂,在美國嚴厲制裁下償債能力較低,爆發債務危機風險加大。此外,拉美多國經濟結構脆弱,抗風險能力差,匯率風險隨之加大‍‌‍‍‌‍‌‍‍‍‌‍‍‌‍‍‍‌‍‍‌‍‍‍‌‍‍‍‍‌‍‌‍‌‍‌‍‍‌‍‍‍‍‍‍‍‍‍‌‍‍‌‍‍‌‍‌‍‌‍。2018年美聯儲數度加息加劇新興市場資本外流,阿根廷發生“匯兌風暴”。匯率風險已成為中資企業向拉美拓展面臨的主要風險。部分拉美國家為改善出口貿易,或對中方產品、投資設置壁壘,發起反傾銷調查,貿易摩擦風險亦不容低估。

      拉美國家治安風險增加。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后,大多數拉美國家受到一定沖擊,經濟復蘇乏力,治安形勢有所惡化。特朗普上臺后,美國加大遣返非法移民力度,并中斷對中美洲三國(危地馬拉、洪都拉斯、薩爾瓦多)援助。[1]這些國家的治安壓力與日俱增。委內瑞拉局勢難以緩解,更多難民涌向哥倫比亞、巴西等鄰國,加劇相關國家治理壓力、治安風險。“一帶一路”在拉美推進的安全風險有所加大。

      (三)域外因素影響加大

      特朗普政府上臺后,將中國列為“戰略競爭對手”,采取多重手段公開干擾中拉合作。一方面,美國政府在拉美事務上發表“反華”言論,指責中國“利用經濟影響力將拉美納入勢力范圍”,妄稱中國投資具有“腐蝕性”,離間中拉關系。另一方面,美國重拾“門羅主義”,加大對拉美事務干涉,強力打壓委內瑞拉、古巴等左翼政權,拉攏巴西、阿根廷等右翼國家,重塑在拉美影響力。2019年以來,美國加大介入委內瑞拉,挑撥中拉合作,甚至直接出手干擾美洲開發銀行年會及系列配套的中拉合作會議。[2]此外,美國直接介入拉美地區基礎設施合作,針對中國意圖明顯。2019年12月,美國公布“美洲增長倡議”,鼓勵美國企業參與拉美基礎設施建設,[3]這一倡議被外界視為對“一帶一路”倡議的反制。

      與此同時,其他大國“搶灘”拉美亦使中國面臨更大競爭壓力。歐洲與拉美有著深厚的歷史文化淵源,在經貿、文化、安全、社會治理等領域合作先發優勢明顯。目前,歐盟是拉美第三大貿易伙伴及第一大投資來源地。2018年8月,歐盟與拉美簽訂“數字化數據高速公路”新協議,計劃共建海底光纜。[1]2019年6月,歐盟與南方共同市場就簽訂自貿協議達成一致,欲推廣歐盟在電子商務、勞工、環保等方面的標準,[2]未來將成為中方“一帶一路”項目的有力競爭對手。俄羅斯與古巴、委內瑞拉、尼加拉瓜合作密切,強力支持委內瑞拉馬杜羅政府,雙邊關系不斷鞏固。日本憑借技術優勢和日裔僑民影響力拓展與拉美關系,未來有可能配合美國打壓中拉“一帶一路”合作。印度與拉美合作力度不斷加大,超過中國成為拉美最大石油輸出對象國,其龐大的人口、技術服務優勢和英語語言傳統對拉美具有巨大吸引力。在大國“逐鹿”拉美背景下,“一帶一路”在拉美推進或面臨更加激烈的競爭。

      四、深化中拉“一帶一路”合作的路徑

      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為中拉合作繪制了“一個中心、三大重點”的全新發展藍圖,進一步指明了前進方向。中方宜放眼長遠,全盤謀劃,秉持謹慎、務實的理念,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則,繼續推進與拉美在“一帶一路”框架下合作,帶動中拉關系優化升級、創新發展。

      (一)總體原則和思路

      著眼互利共贏,以構建“中拉命運共同體”為長期目標。中拉合作以南南合作為主基調,在互利共贏和優勢互補的基礎上,共同實現發展振興,推動構建“中拉命運共同體”。作為中拉合作的重要抓手,“一帶一路”將為中拉構建命運共同體提供強大支持。中拉將繼續支持多邊主義,致力于維護以世界貿易組織為核心、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貿易體系,促進自由開放的貿易和投資。中拉可從雙邊合作入手,開拓多邊合作舞臺,通過深化發展政策和規劃對接,共同挖掘經濟增長新動力,最終使拉美成為“一帶一路”國際合作的成功案例,朝著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偉大目標邁出堅實一步。

      (二)全面推進“五通”工程

      加強政策溝通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政策保障,不斷拓展中拉“一帶一路”合作的深度和廣度,既能為傳統雙邊合作提供有益補充,也可增強“一帶一路”對潛在合作伙伴的吸引力。首先,推動中拉多層級合作。加強同拉美各國、區域和全球層面的發展戰略或規劃對接,更好利用現有合作框架,發展與拉美在區域和次區域組織中的戰略合作,形成以高峰論壇為引領、各領域多雙邊合作為支撐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架構,推動中拉經貿合作。

      加大與聯合國拉美經委會、美洲開發銀行、太平洋聯盟等區域和次區域組織的對話磋商,助力拉美地區經濟一體化發展。其次,推動中拉多領域合作。通過將中拉雙方的經濟、社會、金融和環境可持續目標與聯合國2030議程緊密相連,加強協同對接,引領中拉在推動減貧、應對氣候變化和拓展融資渠道等方面合作,推動其成為中拉落實2030議程的重要合作范例。最后,推動中拉多主體合作。通過拓展第三方市場合作,實現優勢互補、資源共享,中拉之間有望打造更廣泛的伙伴關系,加強各領域專業合作,為拉美國家參與“一帶一路”帶來更大的靈活性和更廣闊的空間。

      深化貿易與投資合作。未來,需要聚焦“全產業合作”,通過加強價值鏈、產業鏈、供應鏈合作,促進中拉工業化和經濟增長。抓住數字經濟和新工業革命機遇,完善中拉“數字基礎設施”對接和高端制造業產業鏈融合,加快各領域高水平合作,引導中拉市場、技術、產業融合,幫助拉美國家實現可持續的工業化,為中拉經濟合作良性發展提供源動力。

      具體而言,可加強高附加值農產品和食品加工業合作,為更多拉美國家農產品頒發衛生和檢疫認可,擴大與拉美農業部門技術、資金合作力度,幫助拉美國家農產品在華推廣和營銷;視情升級部分雙邊自貿協定和貿易安排,研究與南方共同市場、太平洋聯盟簽署自貿協定的可行性;對接拉美國家參與新一輪“工業革命”期望,加大科技合作;與拉美國家分享電商經驗,開放更多拉美產品登陸中方電商平臺,實現貨幣支付便利化,打通中拉農業、服務業合作面臨的時空藩籬,開拓廣闊市場“藍海”。

      將設施聯通打造為“一帶一路”合作的優先及重點方向。未來,應重視基礎設施的“高質量合作”。一是加強中拉合作制度建設,力爭實現雙方標準規則和法律法規對接,采用國際通行做法、規則和技術標準,進一步激發基礎設施聯通潛能。二是提高項目質量。以高質量、抗風險、可持續的基礎設施建設和產業合作為重點,解決好金融支撐、投資環境、風險管控等關鍵問題,催生新的產業價值鏈和供應鏈,創造更多就業,培育人力資源,促進經濟可持續發展。

      三是提升合作的惠民質量。努力打造一批示范項目,既包括促進拉美社會經濟發展的標志性項目,也包括一些速效項目,讓拉美國家民眾在短期內感受到“一帶一路”合作帶來的切實好處‍‌‍‍‌‍‌‍‍‍‌‍‍‌‍‍‍‌‍‍‌‍‍‍‌‍‍‍‍‌‍‌‍‌‍‌‍‍‌‍‍‍‍‍‍‍‍‍‌‍‍‌‍‍‌‍‌‍‌‍。四是創新合作模式,推動合作從工程承包向項目建設、后期運營拓展,推廣PPP、BOT等融資模式。以“點對點”模式與部分樞紐國家加強港口、鐵路、公路等交通設施對接?芍攸c針對拉美國家實際情況,為中方物流、基建企業走進拉美創造條件,并為其提供配套營商環境、投資風險咨詢和預警。推進跨太平洋海底光纜建設計劃,架設中國與拉美之間的“無形之橋”。

      進一步加強資金融通。適時接納更多拉美國家加入亞投行等“一帶一路”金融合作體系以及由國家開發銀行牽頭的“中拉開發性金融合作機制”。繼續推進人民幣國際化在拉美的步伐,探索與更多國家簽署本幣互換協議,可效仿金磚合作機制探索中拉雙、多邊本幣結算體系和以人民幣為支撐的“應急儲備安排”。向拉美企業推介人民幣投資、債券發行規則,為各國參與人民幣原油期貨、鐵礦石期貨交易創造條件,為中拉經貿合作提供穩定可靠、高效可持續的融資支持。

      促進民心相通,鞏固“一帶一路”合作的社會根基。應秉持不同文明間對話交流、互學互鑒精神,加強與拉美國家的教育和職業培訓合作;促進科技、文化、藝術、創意經濟、農村發展、衛生、旅游、體育等領域交流;通過與拉美國家民間團體加強交往,加深中拉民眾相互了解,為中拉合作構筑廣泛民意基礎;調整援助方式,借鑒美歐日等在拉美進行援助的成功案例,增加對拉美國家的醫療衛生、防災減災等領域培訓;加大與拉美華人社區的聯絡,鼓勵華人華僑成為中拉關系發展的推動者。

      (三)加強其他配套工作

      重點是深化政府、智庫和企業三方的對話交流,幫助企業把握機遇、規避風險,同時鼓勵企業為政府決策和智庫研判提供更多實際案例。推動中方使館經商處與企業形成良好對接機制,確保企業在確定項目前充分做好可行性調研,避免中資企業無序進軍拉美,形成惡性競爭。

      五、結語

      中國與拉美合作是南南合作的重要組成部分,具有堅實的基礎與廣闊的發展空間,為推動構建新型國際關系提供了樣板,也為發展中國家走出治理困境提供了重要參考。在當前形勢下,“一帶一路”倡議可成為中拉深化合作的重要平臺和抓手。中國應堅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和“開放、綠色、廉潔”理念,加強與拉美國家在政策溝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設施連通、民心相通五大領域的合作,進一步鞏固和擴大中拉之間的共同利益。在“一帶一路”合作推進過程中,中國和拉美國家應聚焦高水平和高質量合作,通過共同挖掘經濟增長新動力,為廣大發展中國家可持續發展提供良好范本。

      經濟師論文范文:“一帶一路”倡議對我國經濟有何影響

      “一帶一路”是創新的開放型戰略,下面文章就是在這個背景下展開研究,分析“一帶一路”對于中國經濟發展的影響,并提出了促進中國經濟發展的戰略,通過多種形式開展經濟工作,希望這一戰略的實施可以為我國乃至世界的發展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6starsservices.com/xblw/5262.html

    《中拉“一帶一路”合作:挑戰與深化路徑》
    久久h中文无码乱人伦_国产末成年av女片_亚洲狠狠爱综合影院婷婷_熟妇人妻久久中文字幕
    <th id="qedrv"></th>
    <button id="qedrv"></button><li id="qedrv"></li>

    <dd id="qedrv"><track id="qedrv"></track></dd>
    <progress id="qedrv"><track id="qedrv"><video id="qedrv"></video></track></progress>

  • <th id="qedrv"><big id="qedrv"></big></th>